第1126章 打狼群,用错药!_1251_大夏第一假太监
菠萝笔记 > 大夏第一假太监 > 第1126章 打狼群,用错药!_1251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126章 打狼群,用错药!_1251

  “救我,救我!”骑兵满面是血地仰躺在地,挥舞着胳膊应付撕咬他的狼群。

  陆风恼怒,妈的,两条腿的灵长类动物,还能被你们四条腿的欺负了?老子不发威,你们都不知道,谁是万物之主了!!

  噗呲!

  “死!!”陆风举起弯刀,用力砍杀野狼,看起来,比野狼还要凶狠不少。

  “嗷嗷嗷…”

  一些野狼有的被砍断脑袋,有的被砍掉前肢,倒在地上发出狗一样的惨叫。

  “陆掌事,小心背后!!”不知是哪个骑兵喊了一声。

  提着滴血弯刀的陆风,猛然回首,就瞧见三头狼朝自己扑来,陆风目眦欲裂,愤怒高声一声,举起单掌——

  霎然间!

  掌风隐有龙啸,朝三头野狼排去,发出轰然如雷鸣般的澎湃声音。

  咔嚓!

  骨裂的声音,尤为明显,三头野狼摔出十几步之远,倒地不起。

  “嗷呜!!”

  就在此刻,陆风瞧见不远处一头壮实的野狼,仰脖朝天叫着,发出嗷呜的一声,跟着,周围一些狼群,忙忙朝那野狼而去……

  靠,莫非那是狼王?

  陆风气喘吁吁地凝视,暗暗想道,同时还真佩服它们的纪律性,那狼王显然是召唤它们撤退呢。

  “他们走了,他们走了!!”匈奴骑兵宛如打了胜仗般,高兴道。

  陆风喘匀几口气,上前扶起那些被撕咬得浑身是血的骑兵。

  骑兵们纷纷道谢,有的眼中泪水闪烁,说他们从小就被阿娘阿爸教导,说是狼群不能杀,他们会报仇的。

  陆风嘿嘿笑道:“不怕!要来报仇找我陆景生就是!!”

  有些匈奴人,还问陆风,为什么他一个夏国人,会救他们。

  见这些匈奴男人都眼圈通红,眼中满是感激,陆风暗暗感慨,性命面前没有国界啊。

  这他娘又不是打仗。

  若是打仗,我若遇到你们,一样会不留情的!!

  “没事吧?”陆风问道。

  “没事,就被咬了几口,命是保住了!”匈奴骑兵说着,瞧向走来的呼延月华:“可汗,您没事吧?”

  陆风瞧去,就见呼延月华寒着冰冷而美丽的小脸,朝此走来。

  啪!

  扬起一巴掌,打在陆风脸庞。

  陆风懵住了,脸上火辣辣的疼,这娘们又抽什么风。

  连周围一些匈奴男人,都呆住了。

  “陆景生,你刚刚,是疯了嘛?”呼延月华眼圈通红,怒瞪道:“你若被狼群给吃了,暂不说中原,就五郡十二城那三十多万兵马,都够咱们匈奴喝一壶的!!

  陆景生,你是想害我们嘛?!”

  陆风:“……”

  没等陆风说话。

  唰!

  呼延月华红着眼圈,快速夺过陆风手中的弯刀,插进刀鞘中,往回走道:“你们都将狼群尸体埋了,咱们就继续赶路!!”

  “啊,是!”周围匈奴兵装作没瞧见,各忙各的。

  瞧着呼延月华美丽的身影,陆风摸了摸脸,暗道,这娘们可真是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不夸我就算了,还给我一巴掌。

  下一刻!

  当瞧见呼延月华腰臀上的袍子有一片是湿的,陆风揉着脸没忍住一笑,啧啧啧,你这巴掌,怕是公报私仇呢吧。

  有人偷偷走过来:“陆掌事啊,咱们可汗脾气有些爆,您多顺着点就是!”

  “顺个屁!!”

  陆风故意高声道:“那是舔狗行为!!不是爷们干的事。男人嘛,在女人面前,就得高高大大,雄风十足!”

  不知呼延月华是不是听到了这话,回眸瞪来一眼,瞧见自己那些匈奴兵,也都和陆风笑哈哈的。

  呼延月华一呆,暗暗佩服。暗道,这个陆景生,还是有些本事的,短暂的功夫,竟然就能和自己这些人融入在一起了。

  一些野狼的尸体就近掩埋,陆风觉得可惜,这些可都是食物啊。可匈奴兵跟陆风说,他们是从来不吃狼肉的,那是对长生天不敬。

  处理干净后,各上各马。

  陆风则还是骑在呼延月华身后,对此,呼延月华面若寒霜,没多说什么,就驾着马,载着陆风,带上那些兵继续朝东面行着。

  “啧啧…”陆风嗅着道:“可汗,你可真骚啊,我很喜欢,因为你身上都是我的味道!!”

  呼延月华:“……”

  见呼延月华侧眸瞪来,陆风瞧着她漂亮的侧脸,嘿嘿笑道:“我说的是你身上的尿骚味,别误会。”

  呼延月华恼怒道:“还不是你造成的?”

  陆风哼道:“你若不给我喝那水,我会这样嘛!!”

  “嗯!!”呼延月华紧抿小嘴,玉拳在陆风腰间掏了一下。

  陆风捂着肚子,联想之前的相处,暗道,乖乖,这可汗还真是说过我就会动怒啊!

  瞧见陆风痛苦的表情,呼延月华唇角微扬,笑容妩媚:“对了。我问你,你刚刚说的舔狗行为,是什么个意思?”

  打一拳,再给我个笑容?

  真有你的!

  陆风哼道:“怎的?你想被舔嘛?要是想,我能舔死你!!”

  呼延月华一呆,不知想到什么,脸红过耳,美眸娇瞪,握紧拳头又要掏来。陆风忙攥紧她皓腕:“怕了你了。舔狗行为,就是巴结的意思!!”

  呼延月华猛地自陆风手中抽出小手,深深瞪了一眼陆风,就朝前面瞧去,平静道:“你若能老老实实的,我能打你不成。下次在我面前,不要那么贫嘴,可记住了!!”

  “噢!”陆风难得乖顺,搂抱她蛮腰,像个孩子般将侧脸紧贴在她背部。

  呼延月华一路上都被他这样搂抱,也已经习惯了。回眸瞅了他一眼,瞧见他乖顺如孩的样子,连呼延月华自己都觉得好笑。

  “你这人,真是大胆!”呼延月华迎着东面阳光,微眯俏目,小嘴道:“在我们草原,还从来没人敢杀草原狼。至少我是没见过。陆景生,这草原狼很记仇,你日后自己要小心些,可别在我们草原出事!”

  “嗯,知道了啦!”陆风贱兮兮的嗓音道:“你这样真的很机车耶!”

  呼延月华:“……”

  可她哪里知道,陆风正暗暗得意呢,不知不觉这都搂抱上了,自己和她的关系有进步啊,难道儿子陆锦年收了公主,自己收了这可汗,这真能实现?

  一路上!

  陆风都能瞧见一顶顶帐篷,零星地散落在草原上,还有一些牛羊,那些可都是牧民家的牛羊。

  而前面不远处,有一排排帐篷,还有一些土屋,据呼延月华说,那里就是这次来的目的地,这些为匈奴打造器械的人,一面放牧,一面帮匈奴做事。

  来到那些土屋前。

  呼延月华跟一个戴着毡帽的老牧民说着什么,然后将宣纸递给老牧民看,那上面写的正是陆风曾说的冶炼技术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陆风目光落在土屋前的桌子上,桌子上铺着一张巴掌大的羊皮,羊皮上是绿色的粉末:“可汗,这是你们匈奴人的食物嘛?”

  正跟老牧民说着话的呼延月华,美眸亮晶晶的,脸上奇异一红,想逗陆风。随意说道:“正是!”

  说着,她就用匈奴语,跟老牧民说着什么,看似是说正事的……

  突然!

  陆风抓起一把塞进嘴巴里咀嚼,觉得味道有些苦:“啧啧啧,味道不行啊,真佩服你们匈奴人。”

  唰!

  呼延月华面前的老牧民脸色剧变:“你?你给吃了?”

  说完,连呼延月华,都惊得美眸圆睁。

  陆风眼神无辜看着两人,奇怪道:“有问题嘛?”

  老牧民哎呀一声,跺脚道:“天呐,那是药,那是药!催牛羊配种的药,混在草里给公羊公牛吃的。你这…”

  “!!!”陆风大骇,这他娘怨我嘛?你们草原上有些东西我又没见过。然后,陆风责怪般,猛然地看向呼延月华。

  呼延月华表情极为精彩,桃腮颤抖,显然是一副憋着笑的样子:“没想到,本汗说什么,陆掌事就信什么。没事,陆掌事是太监嘛!”

  呼延月华说完,艳丽的嘴角一扬,面挂美丽的笑容,朝土屋走进去。

  老牧民唉了一声:“这糟了,我还得再配些药才行。”

  陆风:“……”

 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

  阅读最新内容

  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

 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mcfl.com。菠萝笔记手机版:https://m.pmcf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