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出事_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
菠萝笔记 > 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 > 第16章 出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章 出事

  白棉想提前还债,有了贺骁这个免费好用的劳动力,她果断增加包子的数量,从之前的两百个上下,一口气变成三百个。

  如此一来,每天的净利润也从十三块钱,变成了十九块钱。

  小摊的生意越来越红火,虽然包子数量增加了一百个,但是摆摊的时间仅仅延长不到二十分钟,完全不耽误白棉睡回笼觉。

  相比之下,胡家兄弟的生意就变得更加不好了。哪怕胡家缩减了包子馒头的数量,每天依然有剩下来的。

  这些剩下的包子馒头,他们自家人舍不得吃,更舍不得丢,就放到第二天加热继续卖,味道口感根本不能与现做的比。

  那些花了同样的价钱,却买到不新鲜的顾客自然不乐意,觉得胡家兄弟做生意不老实,宁愿多花几分钱到白棉的摊位上买。

  没有回头客,吸引的新客也有限,兄弟俩的生意自然越做越差。

  这天,白棉骑着三轮车走在前面,贺骁蹬着三轮车落在她的身后。

  看着渐渐染黄的田野,白棉感受到指尖传来的凉意,突然意识到已经进入深秋了,最多一个月就会迎来寒冷的冬天。

  想到数九天里还要早早起来摆摊,白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,要在县一中对面盘个铺子的念头前所未有的强烈。

  计算出手头的钱数,白棉扭头问贺骁:“你回来快一个月了吧?打算什么时候回部队?”

  贺骁看着她:“还没有定,这对你很重要?”

  白棉郑重点头:“很重要!”

  这家伙多在一天,她就能多卖一百个包子,多赚三分之一的钱,也能早日还清两千块巨债。

  贺骁不知道白棉的小算计,眸色渐渐深沉:“有多重要?”

  白棉到底要点脸,没好意思明说:“事关我接下来的人生大计,你说呢?”

  贺骁颔首,不动声色:“嗯,确实很重要。”

  相处了十来天,白棉对男人的警惕放松了几分,忍不住说出了她的计划:“冬天就要到了,在屋外摆摊太煎熬,我打算租个店面,这样从天亮到晚上都能做生意……”

  她最拿手的是各种包子,摊饼的手艺也很不错。

  杂粮饼,酱香饼,千层饼之类的,她全部会做,前世赢得了亲朋好友的一致好评,都怂恿她开一家饼店。

  只是她不缺钱,也不想太操劳,就安安心心的守着爷爷奶奶留下的包子铺,没有摊饼一起卖,现在倒是能尝试一下。

  她现在可太缺钱了!

  白棉的话,完全出乎贺骁的意料,不由得愣住:竟然不是要跟他去部队,伺机打探军部机密?

  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”白棉两眼溜圆,不可思议道:“你不会以为我舍不得你,不想让你回部队吧?”

  贺骁不能说出对她的怀疑,只能选择沉默。

  白棉以为男人默认了,顿时一言难尽:“原来你跟有些男人没啥两样!”

  都是那么普且自信!

  哦,这家伙的容貌职业倒是不普,只是这份过度自信,完全盖住了所有的光环和魅力,整个人变得黯淡无光。

  嗐,真是白瞎了这张脸!

  两人同处一个时空,中间却隔着好几个时代,彼此之间的代沟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。

  贺骁不理解白棉话里潜在的含义,只是疑惑地看了她一眼,继续保持沉默。

  白棉无话可说,蹬着自行车一口气跑出老远。

  今天来光顾的学生们,依然热情可爱,也习惯了贺骁的存在,时不时跟他唠上两句,称呼已经从“叔”变成了“哥”。

  对于这种转变,贺骁嘴上不说,心里是有点高兴的。

  就在生意最好的时段,一群人突然挤进来。

  一个年轻男人抱起一笼包子就往地上砸,一旁疑似他老婆的女人更是指着白棉破口大骂:

  “黑心肝的贱人,拿病猪肉害人,吃坏我的儿子,害我儿子上吐下泻……天呐,这世上怎么有这么歹毒的人啊!”

  变故来得猝不及防,震懵了在场所有人。

  很快,围观的学生们议论纷纷:

  “他们说包子姐姐拿病猪肉做包子,这不可能吧?”

  “我也觉得不可能,从包子姐姐第一天摆摊起,我就在她这里买包子吃了,从来没有闹过肚子,不然我哪会天天买。”

  “说的也是,咱们学校很多人买呢,就没听说谁吃坏过肚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看着撒了一地的包子,白棉强压着怒意没有动手,盯着还在满嘴喷粪的女人:“捉贼拿脏,你说我的包子是病猪肉做的,你有什么证据。”

  刘大妞停顿了一瞬,再次尖声叫骂:“我儿子吃了你家的包子上吐下泻就是证据,你个黑心肝的贱人别想抵赖!”

  跟她一起的人迫不及待的附和:“没错,昨天早上吃了你家的包子才这样,现在孩子还在医院住着,就是你这个贱女人害的!”

  贺骁听不下去了,挡在白棉的前面白棉:“是我们抵赖,还是你们故意陷害,想破坏我们的生意,你们心里有数。既然你们拿不出确凿的证据,我只能报公安,请公安同志查清楚。”

  说着,他看着离的最近的学生:“同学,麻烦你跑趟派出所,就说有人卖病猪肉做的包子,还吃坏了人。”

  “好,好,我这就去!”

  学生是包子摊的常客,根本不相信包子是病猪肉做的,这会儿正义感爆棚,二话不说拔腿就往派出所的方向跑去。

  这一片有高中有小学,还有一个纺织厂,因此相隔不远的街道上,就有一个派出所,来回最多十分钟。

  闹事的人没想到贺骁直接报公安,顿时脸色一变想要拦住学生的去路,却被白棉贺骁联手阻止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学生跑远。

  现在怎么办?

  这帮人面面相觑,心里开始慌了。

  刘大妞眼珠一转,准备抱起剩下的蒸笼往地上砸:“我儿子都快被你们毒死了,我要为我儿子报仇!”

  白棉忍无可忍,拉住要动手的贺骁,飞起一脚踹向刘大妞:“才吃几天饱饭,你踏马就糟蹋粮食,三年大饥荒咋没把你饿死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mcfl.com。菠萝笔记手机版:https://m.pmcf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