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搅屎棍_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
菠萝笔记 > 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 > 第163章 搅屎棍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3章 搅屎棍

  老两口育有两个儿子,长子陆新宇,幼子陆成宇。

  陆新宇从小展露出学习天赋,十五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华国最高学府,三年后公费留学至米国一所著名大学,是老两口的骄傲。

  恰逢十年动荡,陆新宇不顾导师的劝说毅然回国,和同样优秀的妻子入职首都某所研究院,得到了研究院的重用,前途一片光明。

  相比陆新宇的出色,陆成宇就显得很普通,哪怕得到的资源和接受的教育一样,他也没能考上大学,是陆爷子托关系,才给他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。

  在单位里,他表现一般,好几年没能得到晋升机会。

  陆成宇对陆新宇的嫉妒,达到无法抑制的地步。

  在陆新宇晋升的前夕,内心阴暗的他给革委会投了一封举报信,举报陆新宇被米帝的糖衣炮弹侵蚀,对外泄露国家机密。

  事实却是陆新宇在研究中遇到困难,向国外的导师和好友请教而已,并没有泄露所谓的机密。

  只是在那个草木皆兵的年代,陆成宇无中生有的举报,足以把陆新宇打落谷底。

  陆成宇的这封实名举报信,给夫妻俩扣上坏分子的帽子,最终一家三口被下放到一个自然环境极为恶劣的地方改造。

  下放途中,一家人遭遇一场百年罕见的暴风雪,接应他们的牛车失去方向,离下放的村子越来越远……

  暴风雪过后,村里人出来寻找,一家三口紧紧拥抱在一起,早已冻成了雪雕。

  “那个畜生,那个畜生嫉妒新宇,无中生有写举报信,害死了新宇一家……”

  陆爷子声音哽咽,哪怕事情过去十几年,他依然无法接受长子一家的惨死:“他嫉妒新宇比他聪明,比他学历高工作好,可是我们都不曾亏待过他啊!”

  白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,对陆成宇的厌恶达到顶峰。

  看着犯糊涂的老太太,她终于明白老太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任何一位爱孩子的母亲,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人伦惨剧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陆爷子平静下来:“丫头,我和你林奶奶将来去了,名下所有的财产你随便处置,别让那个畜生拿到一分。”

  白棉心里一阵难受:“爷爷,你和奶奶会长命百岁的。”

  陆爷子笑了笑,豁达道:“长命百岁也有入土的一天,晚年能遇到你这个好孩子,我们两个老家伙很幸运。”

  白棉轻声道:“遇到你和林奶奶,我也很幸运。”

  另一边,被轰出来的夫妻俩见进门无望,只能带着一个劲儿喊饿的儿子来到国营饭店。

  两人都是要面子的人,不想让人看到他们脸上被扫把抽出来的红痕,就找了个无人留意的角落坐下来。

  一放下手包,胡艳芝就小声咒骂着白棉:“这个不要脸的贱人,早晚有一天让她后悔这么对我!”

  陆成宇脸色阴沉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胡艳芝咒骂半天,见得不到丈夫的回应,她心里愈发恼怒,刚要问他接下来怎么办,却不由自主地想起白棉的话——

  要是今天爷爷有个三长两短,这个女人就会以故意伤人罪被逮捕,到时候爷爷的财产落到你手上,你正好换个年轻漂亮的妻子,真是好算计啊!

  胡艳芝和陆成宇做了十几年夫妻,很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连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哥哥都能陷害,对她这个妻子又能有多少感情?能跟那两个老不死手上的财产相比吗?

  胡艳芝默默问自己。

  她心思不深,有了这样的怀疑,她就忍不住问出来:“刚才我对你爸动手,你明明能够拦住我,为什么没有及时阻止?”

  陆成宇眉头一皱,显得有些不耐烦:“他先动手打了你,要是不让你出这口气,你能轻易善罢甘休?”

  胡艳芝追问道:“你爸一把年纪,你就不担心他会受伤?”

  陆成宇心知她起疑了,不得不按捺住烦躁解释道:“你一个女人,下手能有多重。看在他是我爸的份上,我相信你有分寸。”

  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他生硬的转移话题:“那个女人称呼我爸爷爷,看我爸的样子很信任她,可能真会把所有的东西留给她。”

  果然,胡艳芝急道:“这怎么行,这个半路跑出来的贱女人,休想跟咱们争财产!”

  两个老不死出身豪富,即便抗战期间捐赠了大半个家产,建国后又上交了不少,手上肯定还有不少值钱的好东西。

  那些明面上的铺面算什么,古玩字画才是宝贝,随便一样拿到国外卖掉,都能换回一大笔钱。

  可恨这两个老不死的,将这些死死攥在手上,之前他们遇到大麻烦,急需一大笔钱才能解决,两个老不死的都不肯拿出来,害得他们只能卖房凑钱。

  想到现在租住的地方,胡艳芝恨得牙痒痒:“这个贱人不仅害得琳琳被闻家退婚,还坏了咱们家的好事,简直就是一根搅屎棍!”

  陆新宇也这么觉得:“这个女人不简单,要想个办法让她脱不了身。”

  这说说到胡艳芝的心坎上:“等回了省城,我找我妹夫商量一下,看看他有没有好办法。”

  只要那个贱人自身难保,自然就管不了闲事,看那两个老东西还能依靠谁!

  元宵节一过,白铁军就收拾行李,带着手下的十几号人装修白棉的六家包子店。

  这六家店分布在省内的各个县城和地级市,他们直接分成了三队,每队负责两个店的装修,大概一个月左右就能全部装好。

  白棉趁这个时间,揣着四万多块的存折,带着张刚余明南下阳城批发春装。

  周兴旺则是去了江城服装店,按照白棉的交代对店里进行软装,该摆绿植的地方摆绿植,该装窗帘的地方装窗帘。

  衣架展示架就更不用说了,这些都需要他来做。

  “哈哈,阳城,到阳城了!”

  火车抵达阳城,张刚迫不及待下车跑到站台上,张开双臂又跑又跳:“不愧是阳城,连空气都带着香甜的气息!啊,我要升华了——”

  对上其他乘客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,白棉以手掩面,不想跟这个二货同行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mcfl.com。菠萝笔记手机版:https://m.pmcf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