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 埋怨_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
菠萝笔记 > 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 > 第295章 埋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95章 埋怨

  啥?

  王大红顿时傻眼,不敢相信自己的外甥就这么走了。

  等回过神来,她有些急躁地问一旁的儿子儿媳:“啥意思?他啥意思?他不给我拜年,是不想认我这个大姨了?”

  大儿子无奈道:“妈,人家是两口子,你就算不待见阿骁的媳妇,看在阿骁的面子上也不能说这种话啊。”

  王大红一听,压根不认为自己有错:“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二姨,她辛辛苦苦把阿骁拉扯大,你看看他干了啥,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!”

  说到这里,她更加生气,看自己的儿子儿媳也不顺眼起来。

  这话几个儿媳妇也不爱听,小儿媳妇站出来分辩:“妈,要不要磕头认错是人家的事,二姨这个做婆婆的都没有说啥,你何必这样得罪人!”

  另外两个儿媳妇纷纷附和:

  “就是,阿骁都做到团长了,比咱们这些农村妇女厉害。他都重新接受自己的媳妇了,咱们这些外人还有啥好说的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那个女人生意做的有多大吗?之前就听二姨说她开了好多点,有百来人给她打工,这放到谁家做媳妇都要当财神供起来。”

  三个儿媳妇越说越越后悔,后悔没有及时拦住婆婆,让她说出那番得罪人的话。

  这么一门有钱有出息的亲戚,要是讨好了对自家绝对有好处,他们真是傻了才把人往外推。

  一时间,妯娌仨不约而同的怨起了婆婆。

  王大红看出她们的神情变化,一时间觉得委屈极了,拍着大腿哭嚎道:

  “我这是为了谁啊,还不是为了我可怜的妹子,她亲儿子都不给她出头,除了我这个姐姐她还能依靠谁啊……”

  几个儿子更加无奈,作为二姨娘家人的舅舅都没有发话,妈咋就不管不顾往上冲呢?

  这两年二姨每回来家里,总在说儿媳妇的好话,妈咋就分不清好坏呢?

  贺骁很快追上白棉,上前牵住她的手:“小白,大姨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,妈绝对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  白棉摇了摇头:“我心里有数,你不用解释。”

  见男人的眉头微微皱着,她不由得笑道:“你大姨说的话,我真没有放在心上。”

  要不是贺骁,她跟王二红都不认识,更不会有任何关系。

  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指责,她要是耿耿于怀,纯纯是给自己找不痛快。

  不过王大红不待见她,以后她不来就是了。

  她也不会干涉贺骁,毕竟王大红是他大姨。

  贺骁能揣摩到媳妇的打算,没有迟疑的开口道:“以后大姨这边有事,妈或是我过来就好。”

  白棉很满意:“行!”

  夫妻俩回来的太快,还带回了拜年的礼物,王二红一看就猜到了原因。

  等贺骁简单的说明原因,她愧疚地对白棉说道:“你大姨心直口快人不坏,我会去跟说清楚,让她别在误会你。”

  白棉笑道:“妈,这事儿我不在意,您也别再贺骁大姨面前提了,免得坏了你们姐妹之间的感情。”

  不在乎才会不在意,见她称呼大姐是“贺骁大姨”,王二红明白了儿媳妇的态度,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好,妈听你的。”

  时间还早,白棉没有浪费,带着贺骁来到陆家。

  老两口第一次见贺骁,一下子就喜欢上了,不停地夸他有精神,和白棉是绝配。

  聊了一番后,他们愈发觉得白棉眼光好。

  林毓秀私下里对白棉说道:“你这个伴儿找的不错,前途好,长得好,为人也正派,跟这样的人过一辈子准没错。”

  白棉颇为自得:“那是,他要是不好,我才不会跟他过!”

  林毓秀被她逗笑了,忍不住感叹道:“年轻真好!”

  白棉哄道:“您和陆爷爷也年轻过啊,经历那么多风风雨雨走到现在,我这个年轻人老羡慕了!”

  林毓秀眼纹加深,开始回忆过去:“别看你陆爷爷现在和和气气的,年轻时的脾气可不太好,家里的佣人都怕他,每次有佣人犯错,都会跑到我面前求救。”

  佣人怕陆爷子,倒不是说他手段残暴,是他一发起火来就会把犯错的佣人赶出家门。

  在那个战火纷飞,民生凋敝的年代,佣人没有田产,也没有铺子,离开陆家只会落个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的下场,要找到像陆家这样厚道的东家比登天还难。

  后来经历的磨难,渐渐磨平了陆爷子的脾气,鲜少会对人发火。

  这些年也就陆成宇夫妻会让他大动肝火。

  提到这两个人,白棉紧张道:“这些日子他们没有来过吧?”

  林毓秀摇了摇头,也觉得奇怪:“往年都会上门,自从小牛他们出现在家里后,这两个人就没有来过了。”

  白棉若有所思,直觉那伙入室盗窃的人跟这两口子有关系。

  可能知道自己暴露了,上门讨不到好才不敢来?

  中午,夫妻俩在陆家吃的饭,陪老两口喝了一下午茶,才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回到贺家。

  没想到一进门,就发现贺平安眼睛红红还有点肿,身上的黄色羽绒服,也被一件破旧的棉袄取代。

  昨天是大年初二,他去马家村的外祖家拜年,晚上也没有回家,只因初三是他改嫁的妈妈回娘家的日子。

  白棉脸色微沉,示意贺骁检查一下他有没有手上,就来到厨房找正在做饭的婆婆:“妈,平安怎么回事?马家有人欺负他了?”

  王二红的脸色不太好看,眼眶有点红:“这孩子不肯说,我猜是马家有人拿走了他的羽绒服,可能还说了些不好听的话。”

  要是外人欺负平安,她这个做奶奶的说什么也要上门问一问。

  只是马家是他的外祖家,往年孩子上门拜年也好好的,今年弄成这样是很奇怪。

  关键是这孩子不肯说实话,她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,也不好直接上马家质问。

  白棉想了想,问道:“平安的妈妈改嫁后有没有再生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mcfl.com。菠萝笔记手机版:https://m.pmcf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