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章 怀疑_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
菠萝笔记 > 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 > 第427章 怀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27章 怀疑

  铛铛铛——

  棒槌敲击铜盆的声音在村子里响起,很快引起村民们的注意,纷纷从屋子里走出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。

  田招娣在厨房里做饭,听到这番大动静下意识走出来张望:“这是干啥?没听说村里要来戏班子啊。”

  白大壮正好从外面回来,听到田招娣的话跟点了炮仗似的炸了:“做你的饭,少给老子多管闲事!”

  田招娣生气了,开口就怼:“我就问问,你这么大火气干啥?小容没有说错,你就是个窝里横!”

  白大壮想也不想,一巴掌重重抽过去:“你个臭婆娘,这些年你住老子的吃老子的,竟然还敢嫌弃老子,老子非打死你不可!”

  “啊——”

  田招娣猝不及防挨下一巴掌,整个人失去平衡摔在地上,嘴角都被打破了,鲜红血渍沿着嘴角流下来,嘴里的牙齿都松动了。

  看着面容扭曲的白大柱,田招娣害怕得瑟缩在一起:“别、别打我,我、我还要做饭,小龙快放学了……”

  见她识相,白大柱阴狠地说道:“看在大虎小龙的份上,今天老子饶过你!下次敢这样对老子说话,老子直接把你弄死!”

  田招娣的脸上全是惊恐,她清楚面前这个同床共枕三十多年的男人是认真的。

  铛铛铛的声音还在持续不断的响起,好几个村民路过看到院子里的场景,十分淡定的扭过头径直走过,没有一个人进来关心。

  一来两口子经常吵架打架,村民们习以为常。

  二来白大柱好面子,不喜欢别人对他的家务事指手画脚,时间久了没人愿意管他们夫妻的事。

  就像上次跟白仙容闹到父女断绝关系的地步,村里人也只是看热闹,没有一个人劝说白大柱别闹的这么僵。

  村子中央,白棉跟王梦站在一处。

  环顾四周发现村里的几十户人家,几乎每家来了一两个人,白大柱家却没有一个人露面。

  压下心底的异样,白棉让王梦停止敲盆,大声对村民们说道:

  “各位叔伯婶子,我三叔家的果果不见了,在这一个小时内,你们有谁见过他吗?

  此话一出,人群哄然。

  三柱的孙子果果不见了?

  这可是大事!

  下一刻,村民们七嘴八舌的问起来,主要是问果果在哪里不见的,并表示这一个小时内,他们没有见过果果。

  白棉心下一沉,几乎肯定果果是被人从家里带走的。

  三叔家人口多,老宅地盖新房不太够,盖房前就找村支书置换了一块面积大的新宅地,为此还支持了村部不少办公用品。

  新宅地宽敞是宽敞,就是前后左右没有邻居,跟白家一样离最近的人家有几百米的距离。

  但是出院子门后,左右和屋后没有路,不到三岁的果果不会走,只会沿着门前的路往村里走,这样一来肯定会有人看到。

  眼下没有一个人说见过,说明有人带走了他。

  王梦不傻,一看这情形就猜到这一点,不由得脸色一白,铜盆棒槌掉落在地:“果果,我的果果啊——”

  白棉顾不得安抚王梦,冷静地询问道:“这两天有没有陌生人进村,向你们打听我三叔家?”

  大家面面相觑,很快就有人说道:“有,昨天就来了一个人,打听三柱家在哪儿,说是熟人介绍来找三柱做装修。”

  说到这里,这人猛一拍大腿:“完了,这人八成是人贩子,早就盯上了果果!”

  真是熟人介绍,一定是去装修公司找人,哪会大老远的跑到村子里找。

  白棉吸了吸气,再次高声说道:

  “麻烦各位叔伯婶子帮忙找一下,就在村子附近找,说不定能找到有用的线索。不管大家能不能找到果果,等我三叔三婶回来一定重谢。”

  村民们纷纷摆手:“果果是咱们老白家的孩子,说啥也要帮忙找人,你还是赶紧通知你三叔三婶吧,这么大的事得让他们知道。”

  白家坡的村民都姓白,是同一个祖宗传下来的,甭管有没有出五服,遇到这种事没人会置之不理。

  更何况白三柱和田翠在村里的人缘不错,村里还有十多个年轻人在装修公司干活,于情于理他们也得帮忙找孩子。

  白棉交代了几句,就骑着白三柱家的自行车直奔县委大院,见到了刚结束会议的陈伟民。

  十分钟后,她离开县委大院,来到邮局给luna江城店打电话。

  接电话的是方桂香,得知田翠的孙子不见了,就知道白棉打这通电话的原因,立即说去包子店告诉田婶子。

  挂断电话后,白棉又给装修公司打电话。

  白三柱不在公司,甚至不在江城,但是公司的员工有办法联系他,白棉嘱咐了几句才松了口气。

  这样还没完,她去了陆家一趟,让牛大力帮忙发布悬赏,提供有效线索者奖励两千,找回果果重酬一万,且提供工作岗位。

  这则悬赏,针对的是流窜在各个角落的混混们,发布人用的就是她本人的名字。

  原主曾经闯出的威名,在整个云水县的混混界响当当。

  等白棉骑着自行车急匆匆地赶回村子时,得到上面指示的公安们早已经到了,正在向村民们收集线索,好判断案件性质。

  毕竟果果是被人贩子拐走,被绑匪绑走敲诈勒索,被仇家带走进行报复都有可能。

  白棉倾向于第二种,要是人贩子下的手,往往是随即选择适龄孩童,不会知道白三柱的名字和职业。

  第三种可能也有,但是可能性不大。

  白三柱为人耿直,与人为善,这些年都没有跟谁结仇结怨。

  要说跟白铁军和白壮合伙开装修公司,在生意场上跟人结仇,白铁军不会瞒着家里人,还会叮嘱白棉多多看顾。

  因此第二种可能性最大。

  甚至白棉怀疑有内应,这个内应她也有怀疑的对象。

  不过她相信公安们的办案能力,担心自己的判断会误导他们,暂时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测,就等公安们给这桩失踪案定性。

  没过多久,白三柱和田翠的小儿子小女儿也闻讯从学校回来了,一个个红着眼睛问大嫂王梦咋回事。

  刚止住眼泪的王梦,直接与兄妹俩抱头痛哭,屋子里的村民们纷纷安慰。

  白棉走过去,却没有安慰姑嫂三人,只是悄悄把安慰他们的一个中年女人叫到一旁:“二婶,有件事得麻烦你帮忙。”

  中年妇女不是别人,正是白三柱的二嫂,姓吴。

  吴二婶忙道:“小棉你说,只要能找到果果,让我干啥都行!”

  要说她这辈子最感激谁,那肯定是白三柱和田翠。

  这些年没有他们夫妻的帮扶,她带着年幼的儿子很难熬下去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mcfl.com。菠萝笔记手机版:https://m.pmcf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