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章 狗咬狗一嘴毛_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
菠萝笔记 > 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 > 第430章 狗咬狗一嘴毛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30章 狗咬狗一嘴毛

  绑匪在暗,没人知道他们收钱后会不会放人,白三柱一家只能焦心等待。

  眼看天快黑了,村口始终不见的果果的身影,一家人的脸色越来越白,王梦更是承受不住昏死过去。

  田翠也忍不住呜呜的哭,除了哭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

  白三柱父子俩埋着头,双手死死地揪住头发,无法想象孙子(儿子)回不来的后果。

  其他人安静地陪着他们,此时此刻一切安慰显得那么苍白。

  除了白棉,没人发现白大柱悄悄脱离人群,走出了院子。

  深夜,澴河桥洞伸手不见五指,周围一片安静,一丝风声也没有。

  这时,两道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,一道粗噶的声音划破沉寂的黑夜:“快,东西在这里,拿好赶紧走!”

  另一道带着几分稚气的声音充满好奇:“这么沉的两包东西,咱们打开看看,说不定里面装着大宝贝呢。”

  粗噶声呵斥道:“看啥看,万一打开了那些人不认账,煮熟的鸭子就飞了!”

  稚气声不敢反驳,匆忙抓起两个沉甸甸的包:“不看了,咱们快走,这里怪恐怖的。”

  粗噶声没有耽搁,摸黑走在前面带路。

  突然,几道手电筒齐齐亮起,紧随而来的是几声暴喝:“不许动!”

  啪嗒一声,两个大包坠地,不等这两人看清来人是谁,就被死死地摁在地上,手腕上多了一副冰冷的银手镯。

  没等两人开口询问,嘴巴就被火速堵上,似乎不想听到他们问出不该问的话。

  掉在地上的两个大包被一名公安同志捡起,没有打开看一眼就抬手一挥:“收队。”

  七八名公安来的快走的更快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漆黑如墨的夜里,桥洞再次恢复沉寂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不远处的一块麦田里,蓦地出现一高一矮两道黑影。

  只见矮个子黑影直奔桥洞的另一头,在顺利摸到两个大包后,他不禁露出得意的笑: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老祖宗诚不欺我啊!”

  还是老大厉害,猜到会有公安盯着,就提前往桥洞里塞了两包东西,还花钱雇了两个毛头小子过来了,转移公安们的注意力。

  那些公安不知道太自信还是太大意,居然没有开包检查,直接连人带两包纸拿走了,这下两包真钱就是他们的了。

  二十万,足足二十万呢,够他们哥几个好吃好喝花一辈子了!

  不过这个白家可真有钱,以后他们钱花完了,说不定还能再绑一个大赚一笔。

  矮个子越想越美,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。

  高个子却一把夺过其中一个包,紧紧抱在自己怀里:

  “之前说好的,这笔钱应该平分,我拿走我这份,以后咱们别再联系了。”

  矮个子啐了口唾沫,阴测测地说道:“你确定?”

  高个子一听,生气道:“咋的,你们还想独吞?别忘了,没有我,你们一毛钱都拿不到!”

  矮个子二话不说,抬脚重重踹到他的肚子上。

  “哎呦——”

  高个子惨叫一声,捂住腹部身子弓成虾米。

  “狗东西,敢给老子横,打不死你!”

  矮个子又狠狠地踹了一脚,直接将高个子踹翻在地,一脚重重踩在他的肚子上:

  “白大柱,是你主动找上我们兄弟,给我们兄弟提供便利,绑架你的侄孙向弟弟一家索要钱才,像你这种无情无义的东西,老子没去公安局揭发,你他妈就该烧高香了!”

  高个子,也就是白大柱脸色大变:“你、你认识我?”

  矮个子嗤笑:“干刀口舔血的事,谁不是谨慎再谨慎,不过以你的猪脑子,肯定想不到这一茬。”

  说罢,他没有理会愤恨的白大柱,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大包:

  “与虎谋皮知道吧,下次跟人合作多长个脑子,这包里的十万块,就当是给你买个教训,哈哈哈——”

  矮个子拎着两包钱转身就走,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后背传来一阵剧痛,顿时踉跄倒地。

  “呸,敢看不起老子,我日你妈的!”

  白大柱没有罢手,朝着矮个子的身上又是一刀:“让你看不起老子,让你抢老子的钱,砍死你,砍死你!”

  身上挨了两刀,矮个子痛懵了。

  强烈的求生欲激发了他的潜力,在白大柱的菜刀即将落到脖子上时,他猛地抬手夺过,不等白大柱反应,就是一刀用力砍去。

  两人一个站一个坐,矮个子身量又矮,这胡乱的一刀落在了白大柱腹下三寸的地方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白大柱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,疼得彻底失去了战斗力。

  矮个子还不解恨,面目狰狞地砍向他的脖颈:“狗东西,活的不耐烦了!”

  下一瞬,他的胳膊肘就挨了一脚,手里的菜刀直接飞出去,落在白大柱身后的草丛里。

  漆黑的一幕里陡然亮起几道光,身着制服的公安们一拥而上,将两个企图逃跑的犯罪嫌疑人逮捕:“老实点!”

  今晚于绑匪,于白三柱一家,注定是个不眠夜。

  在一伙热心群众的帮助下,县公安局的十几名公安,在县郊的某个村子里,成功抓获绑架果果,敲诈勒索二十万的四名绑匪。

  加上矮个子和勾结绑匪的白大柱,这伙绑匪全部落网,并成功解救出被绑架的果果。

  “果果,我的果果,妈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!”

  院子里灯火通明,王梦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喜极而泣,不停地亲吻果果的小脸蛋。

  这两天果果遭了不少罪,几名绑匪不可能精心照顾他,两天就给他扔了个馒头和一瓢凉水。

  好在果果胆子小,被绑匪们一吓唬不敢哭闹,倒是没有被他们殴打伤害。

  此时看到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这些亲人,小家伙哇哇大哭起来:“妈妈,呜呜,妈妈——”

  王梦的心疼的揪起来,不停地安抚儿子:“妈妈在,妈妈在,妈妈的乖果果……”

  白三柱田翠等人也围着孙子,眼眶通红不停地抹眼泪,还不忘向同连夜送果果回家的公安同志们道谢。

  看着这一幕,隔着人群的白棉脸上也露出笑意。

  牛大力悄咪咪地凑上来,搓着手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白姐,兄弟们托我问一下,之前承诺的酬金和工作岗位还做不做数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mcfl.com。菠萝笔记手机版:https://m.pmcf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