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章 担当_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
菠萝笔记 > 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 > 第437章 担当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37章 担当

  在陈嫂子哽咽的倾诉下,白棉知道徐营长受牵连的始末。

  徐营长是参加了那些不法分子的酒局,却是被陈小妹故意设计的。

  那次陈小妹以自己生日为借口,声称在兴城的饭店订下一桌,邀请陈嫂子一家一起吃饭。

  当时双方的关系已经缓和,恢复了亲戚间的正常走动,徐营长和陈嫂子没有多想,在休息日那天带着甜甜来到陈小妹所说的饭店包间。

  起初一切正常,包间里只有他们四个人。

  等菜上的差不多了,一群自称是陈小妹朋友的人来了。

  这群人有男有女,一个个穿金戴银显示着自己的财力。

  徐营长觉得不对劲,但是也没有往深处想,以为他们真是陈小妹结交的狐朋狗友,心里对这个小姨子生出反感。

  看在妻子的面子上,徐营长没有立即走人,带着反感的情绪吃饭,拒绝了那些人端上来的酒。

  他觉得自己的态度很明显,长了眼睛都能看出不想跟这帮人深交,但是常年待在部队的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。

  这帮人不在意能不能跟徐营长建立利益关系,甚至他们心里看不上一个小小的营长,让陈小妹弄这一出,是想对外散发某种信号——

  他们在部队有人!

  即便只是一个营长,这帮人也能伪装出天皇老子的架势,含糊着让对手猜不到他们的靠山究竟有多大。

  这种招数很卑劣,却很有用,这帮人屡试不爽。

  “……我以为她真的改了,像正常人一样踏踏实实工作,从未想过她会这样算计老徐,把老徐的前途都算计完了!”

  陈嫂子泪流满面,说到陈小妹时语气里透着深深的悔恨。

  白棉叹了口气,轻声安慰她:“徐营长在部队多年,上面肯定会调查清楚。”

  陈嫂子摇头,声音越发沉痛:“我相信上面不会冤枉老徐,只是这件事影响太恶劣,就算查出老徐是清白的,他也不能在部队待下去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她的眼泪流的更凶。

  徐营长入伍十几年,大好的年华贡献给了国家,他是真心喜欢军人这个职业,做好为国家随时牺牲的准备。

  一个精心设计的饭局,却将他十几年的努力毁掉了,也毁掉了他为之奋斗的理想。

  作为枕边人,陈嫂子怎能不悔,怎能不怨!

  要不是陈小妹被关她见不到,恐怕早就找陈小妹泄愤了。

  白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只能轻拍陈嫂子的背帮她顺气。

  陈嫂子压抑许久,一直压在心里发泄不出来。

  今日面对态度始终如一的白棉,她才情不自禁的说出自己所有的悔和恨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陈嫂子终于平静下来。

  看着白棉肩头上的一块湿润,她很不好意思地道歉:“白棉妹子,弄脏了你的衣服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  白棉摇头:“这没什么,嫂子别放在心上。”

  听着她的温声软语,陈嫂子的眼泪又开始流:

  “这些日子我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,要是老徐骂我怨我,我心里还能舒服点,可他一句重话都没有说,我更加觉得对不起他……”

  白棉宽慰道:“徐营长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,只要你们夫妻齐心,就没有迈不过去的槛,好日子还在后面。”

  不知道是这番安慰起了作用,陈嫂子止住泪脸上扯出一丝笑。

  到了镇上,白棉从街头逛到街尾,买了干菌菇和粉丝,还买了一条鱼准备做鱼汤面吃。

  陈嫂子也买了一家三口两天吃的食材,看到有人卖小鸡就买了两只,说是拿回去给甜甜养着玩。

  白棉去年坐月子那段时间甜甜吃鸡,实在是怕了鸡这种生物,看到毛茸茸的小鸡仔也不觉得可爱,嘴上还是顺着陈嫂子的话夸了一番。

  两人回到大院,在楼梯口分开,陈嫂子提着食材和小鸡进屋,将小鸡递给迎上来的甜甜,嘱咐她抓点碎米喂它们。

  徐营长在阳台看报纸,听到母女俩的动静就走过来看,意外发现妻子的情绪好了不少。

  看出丈夫的疑惑,陈嫂子轻声问:“老徐,等上面的调查结果出来,咱们要不要找贺团长……”

  话没有说完,就被徐营长打断:“不用,人家真心待你,就别为难人家。无论上面的处置结果是什么,我都能接受。”

  怕妻子多想,他还安慰道:

  “你也别为我担心,最坏的结果是开除军籍,我们一家三口回老家在爸妈跟前尽孝,这是我一直想做之前又做不到的事。”

  “老徐……”陈嫂子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眼底又泛起一阵湿意:“是我害了你……”

  徐营长给她擦眼泪,脸上一片释然:“带过我的老连长说过一句话,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,你也别再自责了。”

  陈嫂子心里还是愧疚的厉害,不敢显露在脸上:“嗯。”

  傍晚时分,白棉做好饭菜贺骁就回来了。

  照例是三道菜,一道炒青菜,一道粉丝肉沫,一道红烧肉。

  白棉超常发挥,三道菜的味道十分不错,她吃的格外满足,还不忘催促贺骁多夹菜:

  “分量有点大,红烧肉吃不完留着,粉丝肉沫得吃完,留到明天就不好吃了。”

  贺骁也觉得美味:“这道粉丝肉沫怎么炒的,我炒出来的不如你炒的好。”

  白棉露出得意之色:“刚做这道菜我也炒不好,是请教过大厨才掌握的,等你休息了我教你做。”

  贺骁欣然应下。

  吃饱喝足,他自觉端着扫荡一空的碗筷去厨房洗。

  白棉摸着发撑的肚子跟进来,说起陈嫂子早上吐露的事,跟贺骁昨晚说的有些差异。

  “真相真是这样的话,上面对徐营长的处罚不会太重。”

  贺骁对部队里的各项规章制度烂熟于心,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徐营长遭遇的事:“大概率会让他退伍,在老家安排一份工作。”

  白棉松了口气:“这样也不错。”

  当然相对徐营长,这样的处置很重了。

  果不其然,两天后,上面的调查结果和处置结果一起出来了。

  如陈嫂子所说,夫妻俩参与的那场饭局,是陈小妹精心设计的,徐营长与那帮人不存在利益关系。

  只是这件事到底给部队造成不良影响,徐营长在部队的前程算是到头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mcfl.com。菠萝笔记手机版:https://m.pmcf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