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章 天还没黑,你急什么_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
菠萝笔记 > 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 > 第439章 天还没黑,你急什么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39章 天还没黑,你急什么

  卢茂父子俩在门口骂骂咧咧一通闹腾,却连葛赛男的面都没有见着,最后在保安们的驱赶下灰头土脸的走了。

  走到半路,卢茂越想越憋屈,不遗余力的在儿子阳阳面前说葛赛男的坏话:

  “你妈冷血无情,一心只有钱,连你这个儿子也不要了!”

  阳阳遗传了卢茂的自私自利,被他一挑拨对葛赛男这个亲妈愈发憎恨:

  “爸,你别难过,反正她生不出第二个孩子,以后她的服装厂只会是我的,到时候我把她赶出去,让她当乞丐在街上要饭!”

  卢茂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,一脸欣慰的摸儿子的后脑勺:“不愧是爸爸的好儿子,想的比爸爸还长远。”

  他内心也是这么想的,觉得葛赛男再厉害,赚的钱再多,今后都会留给儿子,留给儿子跟留给他没区别。

  这么一盘算,卢茂的心情蓦地好起来。

  只是一想到自己效益越来越差的厂子,他的脸又止不住黑沉。

  不行,还是得想办法搞那个女人,不能再让她继续抢厂里的单子,否则不等她把财产交给儿子,他就得先去大街上要饭。

  这事要从长计议,绝对不能被姓葛的女人抓到把柄,否则惹来投资她的人出手,他的辉煌十有八九保不住。

  白棉走出厂子时,已经是四点多了。

  她来不及去luna,赶着末班车回到大院。

  一打开门,就闻到厨房里传来的饭香,分辨出有一道红烧鱼,一时间白棉的肚子咕咕叫,随手关上门,三步并两步窜进厨房。

  案板上摆着做好的两道菜,一道红烧鲫鱼,一道蒜薹炒肉丝。

  白棉刚要伸爪子偷食,手背就被拍了一下:“用筷子。”

  白棉回嘴:“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!”

  话是这么说,她还是乖乖接过贺骁递来的筷子,飞快夹起一块鱼肚肉往嘴里塞:“唔,好吃……”

  她吃的太快,嘴角沾着一滴汤汁要落不落。

  贺骁的手更快,指尖轻轻一抹,接住差点滴在她胸口的汤汁,想也不想放进嘴里。

  白棉瞪眼愣愣地瞅着,脸颊微微发烫。

  这家伙的动作这么色气,绝对是在勾引她,绝对!

  想到前两天心情不佳,晚上躺在床上没兴趣跟他酱酱酿酿,白棉愈发觉得自己真相了,伸出爪子挠贺骁的手心:

  “天还没黑,你急什么。”

  贺骁:“……”

  他没急什么啊。

  不对!

  贺骁反应过来,抓住这只企图逃离的手:“嗯,不急。”

  白棉露出一副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看着他的目光在拉丝。

  晚上,夫妻俩情浓意浓,分外和谐。

  结束后,白棉趴在贺骁的胸口微微喘气,十分体谅地问道:“你累不累?我挺累的,体能跟以前不能比。”

  贺骁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她的长发,微阖的眼睛慢慢睁开:“你希望我累还是不希望?”

  白棉认真想了下,真诚回答:“不希望,不过咱们还是悠着点吧,谁家老夫老妻还像咱们这样。”

  听说衰老是断崖式的,万一这家伙这方面也断崖,她一下子不适应,身心上有落差咋办?

  贺骁不知道怀里人的想法,否则啪啪声指不定会落在哪里:“记得你之前说要趁年轻多尝试?”

  白棉装傻:“有吗?你记错了吧,我怎么可能说这种没节操的话。”

  贺骁不允许她装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还欠你很多债,不早日还清我会有压力,”

  白棉:“……”

  你这么说,有压力的是我。

  摸着掌下的八块腹肌,白棉没有骨气说出来:“虱子多了不痒,债多了不愁,咱们俩谁跟谁啊,还不清就算了。”

  贺骁严肃道:“不行,这不符合我的原则。”

  白棉恶狠狠地咬他的下唇:“在床上你不听我的,也破坏了我的原则!”

  贺骁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不在意唇上传来的痛意,大掌抵住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。

  紧接着,白棉就被摁在床上酱酱酿酿,原本就酸胀的老腰彻底软了。

  操劳大半宿,第二天上午,白棉还是爬起来了,在金钱的激励下坐车来到服装店。

  一两年没有见过她这个老板,王灿等人差点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白棉开起了玩笑:“怎么,连老板都不认识了?”

  王灿回过神,快步迎上来:“白姐,快坐下来休息,我去给你泡茶!”

  看着状态比生娃前没两样的老板,她心里羡慕极了,感叹老天爷也是会偏心的。

  白棉表示不渴,让王灿三个去孟各自的事,她自己在店里看起来,

  店里的服装全是明星制衣厂生产,款式有一部分来自朝阳服装厂的设计,一部分是明星制衣厂的仿制。

  刚才一路走过来,白棉去其它几家服装店看过,仔细对比一下还是自家的款式更新颖,她还在那些服装店看到过好几件自家的款式。

  至于是仿制还是在明星制衣厂拿的货就不清楚了。

  白棉看了一圈没有发现问题,心里对王灿的能力很认可。

  王灿却很忐忑,担心哪里做的不够好,在白棉面前难免有些小心翼翼。

  白棉看了出来,开口问道:“这家店自开业后,就一直是你在管理,有没有遇到棘手的问题?”

  说起这一点,她对王灿愈发欣赏。

  开业那会儿她就怀孕了,无法隔三差五来店里提点王灿,这家店几乎是被她放养的,远不如江城店和文市店用心。

  原本想着王灿经验不足,短时间里管理不好,可能会间接影响到店里的生意,她对王灿的要求就放低了一些。

  没想到去年兴城店的净利润意外不错,竟然不比先开业一年的文市店差多少。

  “是遇到一些问题,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,就去服装厂向葛厂长求教,葛厂长很好,教会了我许多……”

  王灿有些不好意思,细说了这一年多里遇到的问题和解决办法。

  说起来问题不是出在服装上,是一些顾客比较难伺候,可能店员一句无心的话,就让她们发散思维,继而上升到整个服装店。

  身为店长的王灿少不得站出来,既要打消她们的怒气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又要调整自己的心态,别被难缠的顾客影响,说出自砸招牌的话,做出有损形象的举动。

  跟活生生的人打交道才是最累的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mcfl.com。菠萝笔记手机版:https://m.pmcf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