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1章 你不帮忙,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!_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
菠萝笔记 > 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 > 第471章 你不帮忙,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71章 你不帮忙,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!

  只要有钱,效率就高了。

  仅仅五天时间,白棉找来的建筑队到场,将老房子整个拆除。

  除了还能用的房梁和部分瓦片,土砖碎瓦全被清理到一旁,等房子盖好了,有部分会用来垫高院子。

  直到这时,王二红才知道自己被骗了,这哪是翻新,分明是要重盖啊!

  怪不得小棉买来这么多砖瓦砂石,之前她还想着翻新房子用不完,还担心浪费钱好几宿没睡好。

  早知道是重盖,她就……

  王二红反应过来,一下子想到白棉没有提前说,就是怕她反对。

  因此见到白棉后,她也不问好好的翻新怎么会变成重盖,只是乐呵呵地期待新房盖好的样子。

  倒是村里人更加羡慕了,暗地里的酸言酸语没有少过。

  白棉没有时间亲自监督,就花钱请了一个专业监工,以后她隔三差五过来看一看就行,万一房子出现问题,监工得负全责。

  这是合同上白纸黑字约定好的,监工不敢敷衍了事。

  傍晚回到家,周小兰同志啧啧道:“这些天你在村子出风头了!”

  白棉不明所以:“出啥风头?我可没干啥。”

  周小兰无语:“你天天往婆家跑,为婆家的房子劳心劳力,村子里都夸你是好儿媳,是儿媳妇里的表率。”

  白棉嘴角一抽,儿媳妇里的表率是什么鬼?

  恐怕夸的都是做公婆的吧?

  “妈,外人说说就算了,你可别拿这些话臊我。”

  白棉口干舌燥,吨吨吨喝下一大杯水:“这房子我跟大宝二宝也要住的,再说我辛苦赚钱就是为了享受,不然谁愿意当老黄牛。”

  周小兰白了她一眼:“老黄牛一年干到头,一把草就应付了,你跟老黄牛比,老黄牛得活活气死。”

  白棉想了想,确实如此。

  相比她获得的财富,投入的真不算多,跟老黄牛比,有气死牛不偿命的嫌疑。

  唉,只能说她运气好,从摆摊创业到现在,一切都太顺利了。

  话又说回来,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,这一步步走来看似容易,也是她费心筹谋才会如此,因果不能颠倒。

  盖新房的事不需要多操心,白棉难得陪着大宝二宝过起悠然的亲子时光。

  这天,她陪两个小崽子玩游戏,田招娣火烧屁股似的闯进院子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抓住她哀求:

  “小棉,他们都说王金伟犯事被抓了,仙容也受到牵连一起进去了,你能不能找关系帮帮忙,把他们捞出来。”

  前阵子她拿着家里最后一点钱去江城找白仙容,天天在王金伟之前工作的单位门口哭闹,造成很不好的影响。

  后来单位里的人得领导交代,偷偷告诉田招娣王金伟犯下大事被抓了,她的女儿十九八九也在里面,让她赶紧回去别在这里闹。

  田招娣当场吓懵,连滚带爬的跑了,就怕晚一步也会被抓。

  她没有路费,一路上靠死皮赖脸,撒泼打滚,连换好几辆车才到家。

  到家后,田招娣不知琢磨出什么,决定把白仙容捞出来,于是就把捞人的主意打到白棉头上。

  白仙容竟然真的进去了?

  白棉愣住了,还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,就算不是因为搞传销搞诈骗,白仙容还是会为干过的其它坏事付出代价。

  看了眼邋里邋遢的田招娣,白棉连细问的兴趣都没有,直接拒绝她的无理要求:

  “我一个普通人没能力跟法律对抗,你真想救白仙容,就去找个靠谱的律师帮她辩护。”

  田招娣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,哪里知道什么是律师。

  听出白棉是在推脱,她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:

  “小棉,打断骨头连着筋,再咋说你和仙容是堂姐妹,现在她落难了,你为啥不能拉她一把?你就这样冷血吗?”

  冷血的帽子扣在头上,白棉的脸拉下来:

  “田招娣,你别忘了我们两家早就断绝来往,这是村里人人都知道的事,你想用这个来绑架我,你的算盘打错了!”

  这是白棉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喊田招娣,气得田招娣脸皮直哆嗦:“你、你……”

  白棉没工夫跟她扯,指着大门说道:“哪里来回哪里去,待会儿我妈回来,就不像我这样好说话了。”

  田招娣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了她的身上,哪会甘心就这么离开。

  她咬了咬牙,膝盖一弯直接跪下,抱住白棉的腿哭求:

  “小棉,能帮我的只有你了,我知道我不是东西,以前干了对不起你的事,只要你这次能把仙容捞出来,我一定给你当牛做马……”

  白棉的眉头拧成结,让周大玲带走被吓到的大宝二宝,俯身掰开田招娣的手:

  “你这样的牛马我要不起,给你指的路你不愿走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见自己都跪下来求了,白棉还不肯答应帮忙,田招娣眼里的怨恨几乎化成实质:

  “是不是要我一头撞死在这里,你才肯把仙容捞出来?明明你认识当大官的,救仙容是一句话的事,你为啥一定要把人往死你逼!”

  白棉一听,彻底怒了:“田招娣,你给我滚出去!”

  田招娣咬了咬牙,一骨碌爬起来就作势往墙上撞:“你不帮忙,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!”

  白棉冷眼看着,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。

  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,最看重的是自己,怎么可能为一个关系崩断一半的女儿去死?

  果然,眼角的余光瞥见白棉没有动,田招娣根本撞不下去。

  在额头即将碰到墙面的那一刻,她堪堪刹住脚一屁股坐在地上,拍着大腿夸张地哭嚎:

  “仙容啊,是妈没用,妈救不了你啊,我可怜的女儿,能救的人见死不救,你要妈咋办呐——”

  白棉厌烦极了,二话不说走上前,扯住田招娣的后领直接往外拖。

  “你要干啥?放开我,你放开我,救命,救命啊,杀人了——”

  田招娣扯开嗓门喊的声嘶力竭,比前一刻假惺惺的哭嚎顺耳多了。

  白家的动静早就引起邻近的村民们的注意,听到田招娣凄厉的惨叫,他们生怕出事急忙往白家跑,正好看到白棉将田招娣拖出院门。

  “小棉,你们这是……”

  村民们不敢乱下结论,停在不远处等白棉开口解释。

  白棉也没磕巴,添油加醋的说明田招娣撒泼打滚的目的:

  “她女儿女婿犯事被抓进去了,她逼我卖掉所有的店,花钱把她的女儿女婿捞出来,我不愿意她就发疯撒泼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mcfl.com。菠萝笔记手机版:https://m.pmcf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